陈国强院士:医学界“捧青年”正当时

文章正文
2020-04-30 17:36

  一组来自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以下简称“交医”)附属13家医院青年人才的调研数据,“刺激”到了交医院长、中国科学院院士陈国强——即便把45周岁作为青年和中年的界线,科室正主任中的青年只占0.4%,副主任中的青年占比只有4.78%。

  “我们这代人,30多岁担纲科室主任、副主任,甚至医学院校副校长的比比皆是。现在的年轻人为何上不来?”今年57岁的陈国强说,从这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的青年医护人员表现来看,现在的年轻人不是能力不行,而是缺乏一个让他们担当和展示能力的空间和平台。

  “疫情使得医护人才缺口被放大,医学界是时候有组织、有谋略地培养一批血气方刚、敢闯敢拼的年轻人了。”陈国强说。疫情期间,交医共派出569名医护工作者援助武汉,其中大部分是80后、90后青年。

  医学青年人才的数据,是陈国强长期关心的“硬核”问题,他认为当前的青年人才储备将在10年后成为中国高校争创世界一流的中坚力量,也是若干年后遇到类似新冠肺炎疫情之类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时的关键储备。

  关心青年医护人员不能只是嘴上说说

  1月24日,除夕,上海第一批援鄂医生开赴武汉,陈国强为医生们送行。“送行时,我发现多数医生没有防护知识,他们要到了武汉再培训。”陈国强说,这些发现引发了他一系列思考,他和同事很快就在疫情初期撰写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疫情下的思考》,最早从10个方面分析公共卫生面临的短板,并提出建议。文章一度登上了热搜榜。

  在他看来,由于多年来医学专业领域越分越细,很多医学生早早选定了专业,导致“博学而后成医”成为一句空话。

  青年医护人员的成长面临诸多困境,大多数医护人员收入不高。针对交医附属13家医院的调查显示,45岁以下青年医生的平均年收入,与医生平均年收入有6.7万元的差距,青年护士的收入与护士平均收入有2.4万元的差距。

  “以他们现在的薪资水平,要跟他们谈树立理想,真的有困难。不是说让医生富到哪里去,选择了医学就选择了不为自己,但不能让医生‘穷得想富’。”陈国强说,除了收入差距,调研还显示青年医生以通讯作者身份发表论文或作为负责人承接国家重大项目的比例也不高,但这个年龄却正是科技创新的黄金年龄。

  比如,有的临床科室主任会与青年医生、博士合作论文,自己贡献不多,却把名字署在更重要的位置。

  “说起来,他们也都是各种专业协会的会长、副会长、理事之类的,平时也天天嘴上喊着要关心青年成长,却没有拿出实际行动。”陈国强说,这种状况必须改变,“青年兴,学科兴;青年强,医学强”。

  拿不出朝气蓬勃的青年学者,什么“一流”都是浮云

  近年来,医学界出现了“小学科”不受重视的大问题。这些所谓的“小学科”,其实都是非常重要的学科,比如公共卫生学科、预防医学学科、病理科、感染科等。而这些学科不受重视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经济效益。

  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也引发了针对公共卫生人才缺失、护理人才缺失的讨论和关注。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注意到,在2003年SARS疫情期间,相同的话题也引发过一番热烈的讨论,但17年后的今天,“小学科”不受重视的问题依然存在。

  “以病理科为例,病理是医生诊断疾病的基础。一个病理医生拿了组织切片在玻璃上看得眼睛都要花了,一次检测根据国家定价才值几十元。”陈国强说,是市场环境导致这些重要的学科变成了“小学科”。

  他坦言,如今不少医院都把医学力量集中于慢性病,甚至每个学科都围绕肿瘤而设,连呼吸学科也以肺癌为主,“大家早已诟病的小学科边缘化、医院发热门诊薄弱等现象,都使得早期的抗疫捉襟见肘”。

  记者注意到,近十年来,交医在人才引育上下了苦功夫。以“评博导”为例,过去评上博导的一般为教授级别。但从去年开始,“学术重大贡献”成为破格提博导的重要依据,11名青年成为博导,平均年龄36.2岁,最年轻的只有30岁。其中,临床医生6人,基础医学3人,公共卫生专业1人,生物专业1人,涵盖了多个冷门“小学科”。

  “医学院拿出了决心,但附属医院及其科室不一定能认清问题的严重性。青年没有权力、少有发言权,能不能得到这种机会?如何鼓励在业务上有发展潜力的青年走向行政岗位?”陈国强说,一流大学的发展需要权威,更需要一群血气方刚、朝气蓬勃的青年学者支撑,青年如果找不到这种舞台,那么学校论文发得再多、引用数据再漂亮,恐怕也都是“浮云”。

  陈国强认为:“一个青年没活力、论文发很多的学校,即便国际排名靠前,也谈不上是一流水平。只有青年人有理想、有担当,学校的内涵发展才真正有希望。”

  打出组合拳,做青年的“天使投资人”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注意到,交医从2013年起就开始有组织、有计划地“捧青年”。陈国强说:“面子、票子、里子全都要给优秀青年准备好。”

  比如,交医设立的九龙奖和杏林奖,分别涵盖了35岁以下和35岁至45岁的青年群体;“双百计划”关注到了那些“小学科”、待遇低、边缘化的研究人才;“博士后计划”招收了约15%的外籍学者;破格评博导,充分考虑到了对“小学科”的激励。

  “这些钱,是想让临床医生们周末少出去跑跑,静下心来做点有意义的研究。”陈国强曾在公开场合调侃一些临床医生的现状——“苦不苦,看看机场的礼拜五;累不累,想想医生周末开的会”。

  “医生们也不想去外地开刀、不想参加那么多的会,但他们收入低,开刀能挣钱,开会能混人缘、跑项目、打招呼。”陈国强常常劝年轻医生,“不要跑会了,拿出一个像样的、真才实学的临床研究成果来,别人来找你合作,他们就是你的人脉了。”

  据悉,交医现在对30岁左右的博士后提供20万至35万元不等的年薪,未来还将为出站留院工作的优秀博士后提供不少于50万元的住房补贴,建立职称聘任绿色通道。

  经费上,交医设计了“三三三”出资模式,即入选的博士后的培养经费由导师、医院、医学院各出三分之一,三方同时担任该博士后科创道路上的“天使投资人”,三方共同培养、考核、支撑人才发展。

  陈国强说,如果有一天,国际上优秀的博士纷纷涌入交医来读博士后或者工作,“那我们离‘一流’就不远了”。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王烨捷 来源:中国青年报

文章评论